【光明日報】羅錫文:“我只是一個開拖拉機的”

發布者:方玮發布時間:2019-09-02浏覽次數:10

http://epaper.gmw.cn/gmrb/html/2019-09/02/nw.D110000gmrb_20190902_5-01.htm 时间:2019年9月2日 来源:光明日报第1版

  

    罗锡文近照 资料照片

  【光明訪名家】

  林木蔥郁處,一座樸素小樓露了出來。藏在樓內的土槽實驗室門口,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笑著迎了出來。這正是中國工程院院士、華南農業大學教授羅錫文。待說明來意,羅錫文幾句話便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——“我今天還要飛甯夏,向農民們推廣水稻直播技術,我只是一個開拖拉機的。”

  他的“拖拉機”可不一般。2017年,他帶領團隊研制成功的“水稻精量穴直播技術與機具”成果獲國家技術發明獎二等獎。很快,成果在國內20多個省市推廣應用,創造了一批高産紀錄:在新疆3年畝産超1000公斤,在浙江連續4年畝産超800公斤,8個省畝産超800公斤,11個省畝産超700公斤,17個省畝産超600公斤。

  “小時候我在田間幹活就想:插秧太辛苦了,什麽時候能不用插秧呢?”幼年在老家湖南株洲幹農活時播下的種子,逐漸生根發芽。1970年大學畢業後,讀無線電技術專業的羅錫文被分配到貴州省銅仁縣農機廠工作。在貴州的9年,羅錫文直言對他的人生影響重大,“後來我總對學生們講,一定要到實踐中去,實踐出真知”。

  9年裏,羅錫文和工人一起幹活,在實踐中積累了許多寶貴的經驗。第一個工種是在鑄造車間挑鐵塊。將100多斤的鐵塊挑上3層樓高的沖天爐加料口,對剛畢業的他可不容易。愛鑽研的他,很快就研制出一台皮帶運輸車,從此工人們都不用再挑鐵塊了。

  此後,從用來運鐵水的軌道車,再到拉管機、沖床、發電機和插秧機等,嘗到創新甜頭的羅錫文陸續參與研制了10多種機器。1978年,羅錫文拿到了人生中第一個科技獎項,他研制的錦江18型擔架式機動噴霧機獲得貴州省科技大會獎。

  1979年,羅錫文師從我國著名農機專家邵耀堅教授,在華南農學院(現華南農業大學)攻讀碩士研究生。“邵老師一年到頭都想著怎麽讓拖拉機下水田,他非常注重培養學生的思維能力及動手能力,對我影響很大。”羅錫文說,邵老的言傳身教讓自己有了新的目標:“耕牛退休,鐵牛下田,農民進城,專家種田”。

  幾十年來,羅錫文始終朝著這個目標行進。他帶領團隊研制成功的“同步開溝起壟精量穴直播”“同步開溝起壟施肥精量穴直播”和“同步開溝起壟噴藥/膜精量穴直播”的“三同步”水稻精量穴直播技術和水田激光平地技術,達到國際領先水平。水稻精量穴直播技術將原來農民無序的撒播改成有序的直播,引領了我國水稻機械化直播技術的進步。

  從2006年起,水稻精量穴直播技術在國內26個省市(區),以及緬甸、老撾、泰國、蘇丹、越南和柬埔寨等國家推廣應用。各地推廣應用結果表明,采用精量穴直播技術的雜交稻畝産可達600kg以上,常規稻畝産500kg以上,比人工撒播、人工抛秧和人工插秧分別增産10%、8%和6%以上。爲了推廣水稻精量穴直播技術,他一年要跑十幾個省。2013年就去了8次新疆,今年已經去了7次江西。“我們研究的農機一定要轉讓出去,讓企業願意要,讓農民能用上,否則就是擺在實驗室的樣品。”

  除了水稻精量穴直播技术与水田激光平地技术,罗锡文积极推动智慧农业建设,研制成功的农业机械導航与自动作业系统突破了十大关键技术,取得了三项创新成果。7月27日,罗锡文团队研制成功的国内首个主从導航收获机系统,在甘肃省金昌市成功收获小麦。这套系统基于北斗卫星定位系统,通过无线自组网络连接无人驾驶收获机与无人驾驶卸粮车,实现主从协调。团队两个无人农场也将在2020年正式投入生产。

  “我國的農業機械化比發達國家大概落後三四十年。現在,我們在搞機械化,他們在搞電子化、智能化、信息化,所以任重道遠、責任重大。現在,我們還有一些關鍵技術落後于人,一定要加強自主創新。我就不相信我國做不出來,三年不行五年,五年不行十年,我們的技術總不能一直落後于國外。”羅錫文如是說。

  (本报记者 吴春燕 本报通讯员 汪源)

 

  

  

返回原圖
/